主页 > 疯狂奥秘 >当网路服务收山,个人资料可能跟着陪葬 >

当网路服务收山,个人资料可能跟着陪葬

2020-07-09
阅读指数:657
当网路服务收山,个人资料可能跟着陪葬
当网路服务收山,个人资料可能跟着陪葬

图片来源:Flickr

还记得 now.in 关站闹得沸沸扬扬吗?还记得 Google 大刀阔斧清理门户,Dictionary 等功能说砍就砍,引发众人哀嚎吗?还记得 Megaupload 被抄家,下班生活剎那间变得无比空虚吗?或者,最近因机房失火,连不上 Google、Facebook,面对一片空白的网页乾瞪眼,那种心焦如焚的感受,当时正在十万火急赶报告的大学生还余悸犹存吧?

我们活在数位时代,我们仰赖大大小小的网站服务工作与生活,我们的一切形诸照片或文字存放在网路之中,虚拟城墙似乎固若金汤,我们不曾起疑,我们感到安心,资料不会像钥匙、手机或皮夹,一年可能总要掉个两三次,也不若实体店面会恶性倒闭,导致顾客索赔无门。

有没有设想过,倘若有一天,某个惯用的网站或功能突然停止服务,资料一夕清空,使用者该如何是好?

整合 Facebook、Twitter、Foursquare、Instagram、SoundCloud 或 Blog 等社群网站资讯的网路服务 Memolane,以 Timeline 呈现使用者整年在这些社群网站上的所有纪录痕迹,于上週宣布关闭服务。ReadWrite 作者 John Paul Titlow 作为一名爱用者,为它写了篇悼念文,并依此点出使用者应当意识到网路服务的生死无常。

网际网路发展愈趋成熟,然而许许多多服务热烈开张的同时,也已有不少无预警应声倒地。Titlow 发出警醒:我们的个人资料飞上云端,但这些数据却并非归属个人。我们将之全盘交予网路服务,幸运的话,会有「输出」功能让你载回自己电脑,如此一来某种程度上,资料的保存与否,才真正操之在己。

Memolane 并不是个热门服务,不过当它宣告关门大吉,还是令如 Titlow 的爱用者觉得顿失所依。他们或许每週或几个月才去回顾自己的过往,但每次光临,总能发现一些惊喜;说不定将来儿孙也毋须翻箱倒柜挖出旧照片,只消按按滑鼠或滑滑萤幕,就能轻鬆看到爷爷的完整编年史。然而这些想妄全都随着服务走向终途而灰飞烟灭。况且,Memolane 也无法「输出」,幸好它只是个彙整服务,资料是都还好端端分别存在各个社群网站内,尚未并未消失不见。

网路服务收山的现象其实已存在好一阵子,而随着网路不断成长,这种情形会愈来愈司空见惯。原因可能像创业失败,或者被科技巨擘收购,在商业考量下遭到移转、整併或乾脆停止的命运,例如雅虎买下类 Pinterest 的图片剪贴服务 Snip.it 后,旋即宣判它的死刑,又或者苹果一将音乐串流服务 LaLa 纳入囊中,马上亲手扼杀它的生命。

而就因为网路服务来来去去,造就 Posthaven 应运而生。Posthaven 的前身是为 Twitter 併购的网誌平台 Posterous,后者将于四月关闭,使用者得加紧脚步备份自己的纪录。联合创办人 Garry Tan 不愿见到类似的事再度发生,目前正着手规划新服务─付费网誌平台 Posthaven,月付 5 美元,保证资料永久留存、零广告,并且承诺这家新公司不会被卖掉。

网际网路的资讯存取唾手可得,各种功能简便快速,只是当我们弹指之间即从 Wikipedia 複製文字资料,或将音乐创作传上 SoundCloud 而不存任何疑虑的同时,最好警醒自己:儘管网路看似属于个人,但实际上它并不真的掌握在我们手中;尽可能的分享,尽情享受网路冲浪的乐趣,只是,切忌过度依赖。

注一:Sudden Site Shutdowns And The Perils Of Living Our Lives Online
注二:Posterous is shutting down April 30th. I'd like you to move to Posthaven.

相关阅读: